顶管施工,非开挖工程施工

13783122558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郑州非开挖顶管施工公司

来源:gyw 发布时间:2021-01-13 20:13:37 点击数:
  郑州非开挖顶管施工公司   郑州非开挖顶管施工公司《肉香》,蔡骏短篇小说。   (再加一个《活埋庵夜谈》,评论里发现的,有点恶心,慎点啊,文章发在肉香下面,作者燕垒生,笔风很不错的。)   在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偶尔在书店里瞥到了一本黑封皮,略显破旧,看起来像是被手指摩挲过很多次的恐怖故事集。我胆子比较小,但是又喜欢看恐怖小说(晚上躲在被子里看,刺激的睡不着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把它装进了我的小书包。(好奇心害死猫)   小时候很喜欢看书,小学开始接触了四大名著(我觉得半文言文半白话文的风格很独特很吸引人,尤其是西游记和水浒),看书很容易沉浸进去。 这本书很快就带给了我难忘的回忆。以至于我之后的一段时间闻到肉味就。。。   以下内容摘自百度,建议边煮肉边食用。   正文:   我从一位乡下的远房亲戚那儿弄来了一叠厚厚的资料,据说是我们家族一位唐朝的祖先留下来的遗物。亲戚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弄坏,更也不能弄丢,否则祖宗的在天之灵饶不了他。   我小心地打开了一这堆纸,一阵陈年累月的霉味便直串我的鼻孔,令人作呕。从纸质来看似乎已有千百年的历史了,黄色的宣纸,如同 那种祭祀死人的放在火里烧化的纸张。这纸张很脆,有种一碰就要碎 成粉末的感觉,我极其小心地掀动着,于是我的整个房间都被这种古 老的氛围缠绕着了。   全是书信,一封又一封,那种直版的从上到下,从右到左的楷书。 非常美的毛笔字,既不象颜体,更不是柳体,而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 风格,也许这种风格早已失传了吧。但这美丽的楷书象是一个女孩子 写的,不会是我的那位祖先吧,或许是他的夫人,甚至是情人?不, 我细细地看才发现不是,这是一个男人写的,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的 字迹既绵软又不失潇洒,但我能隐隐约约地看出一种奇怪的气氛,从 他的字里行间,从他的每一撇,每一捺,都深深地潜藏着一种——恐惧。   是的,我是经过了整整一天才看出来的,这种恐惧隐藏地很深, 我当时没有看信的具体内容,我只是从他的笔迹中才悟出了什么。我 仿佛可以感觉到,他在写信的时候,浑身都充满了一种惊恐,从他的 周围,也从他的内心深处。但他的手并没有象普通人那样发抖,他的 笔触依然有力,只是在毛笔尖上蕴藏了些许的寒意,冰冷的寒意,也 许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这不是我的那位先祖写的,是另一个人写给我的先祖的信。全都 是文言文,我尝试着把封信翻译成了现代白话文。   “进德吾兄:   从长安一别已经十年了吧。我现在才突然给你来信,请不要见怪。 你知道,朝廷赏赐给我一栋豪华的宅邸在长安,以及关中的千顷良田, 和江淮节度使的官职。可我从天起就辞官不做了,我离开了豪宅 与良田,独自一人回到了坤州,住在当年我的刺史宅邸里。   一晃十年 就过去了,我独自一人,孤独地虚度年华。我时常回想起当年安史贼 党作乱之际,我是坤州的刺史,你在我麾下为将,你我死守坤州三年, 使史思明的数万大军始终无法陷坤州而下江淮。终我们等来了援兵, 立下了大功一件。进德兄,我越来越想念你们,和当年与我一同出生 入死的官兵们。这次给你写信,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家正在 闹鬼。   —— 段路 ”   我没有想到,我的这位叫进德的祖先原来还是安史之乱中唐朝的 一员大将,与这位叫段路的刺史一同死守坤州。但问题是,我的历史 知识告诉我,根本就没有坤州这座城池,在安史之乱中,也从没有过 段路死守坤州这么一档子事。我有些疑惑,于是打电话给我的另一位 远房堂兄,他是我们家族中有学问的人,目前在攻读历史研究生。   他在电话里听到了我的提问,然后他沉默了半晌,才慢慢地说: “是的,你现在看的这叠信我在一年前也看过,我立刻就完全地陷了 进去,我查找了各种资料,甚至到安徽与江苏的北部做过实地考察, 但另我失望的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也许历史遗忘了我们的这位祖 先还有段路。但我请专家鉴定过,这些信的确是唐朝人的真迹,绝不 是后人的伪造。听我说,你不要再看了,你也会陷进去的,这些信很 可怕,蕴藏着鲜血,历史的鲜血,你好自为之吧,再见。”   我长久地呆坐着,仔细回味着这位历史研究生的话,他从小就有 些神秘感,喜欢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什么历史的鲜血,我看他是 在故弄玄虚,这只是一叠古人的通信罢了,难道那些早已成为枯骨的 人会伤害到我吗?但我仍不得不提高了警惕,我开始打算把这些信还 掉。但我已欲罢不能了,也许是因为段路后的那一句话“我家正在 闹鬼”。我继续打开了第二封信,把它译成了白话文。   “进德吾兄:   见到你的信,我万分高兴,原来你也早已解甲归田了,这是好事。 上次我说,我家正在闹鬼,是的,这鬼一直纠缠着我。我隐隐约约觉 得从我十年前从长安搬回坤州的那天起,这鬼就在这间古宅里出没了, 只是我当时没有意识到,这就是鬼。   但是今年,它越来越频繁地活动 着,其实我向来都不害怕鬼,但是这回我真的有些恐惧了。你也知道, 当年坤州的刺史府是一间很破旧的古宅,战争结束后,新来的刺史新 建了一个刺史府,而我则独自居住在这栋旧宅里。这间宅子很大,也 很破,你不知道,我没有雇佣一个仆人,诺大的宅子里,只有我一个 人,我靠着我在关中拥有的那千顷良田度日,每个月,我在那儿的代 理人都会给我带来粮食和钱。我一个人过惯了,朋友们劝我再续铉一 个妻子,我也拒绝了。你续铉了吗?天哪,现在鬼又来了,它折磨着 我,我不能再写了,就到这吧。 ——段路 ”   这封信没有什么新的东西,但至少可以告诉我,我的祖先做过鳏 夫。窗外的阳光异常的强烈,我在家里胡思乱想着,我想到了坤州。   坤州,这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城池,但我宁可相信它存在过, 因为在历史上,象这样因为种种原因被遗忘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可我 难以理解的是段路和我的这位叫蔡进德的祖先是如何在坤州死守三年, 抵挡住史思明的数万大军的。在安史之乱中,张巡和许远死守睢阳, 终还是城破身亡,段路难道比张巡的本事还要大?这种疑问困扰着 我,促使我打开了第三封信。   “进德吾兄:   你在信中说你早已续铉,并已有三个儿子,实在可贺,想想我, 可能真的要孑然一身一辈子了。是的,你信中的猜测没错,我永远都 忘不了月香,她的眼睛,她的笑,她的身体,十年前她死在坤州,就 在这间房【重庆展会公司】间里,我永远都无法摆脱她,永远。   这十年来,虽然我一个 人过,但是我养了许多猫,二十多只,其中还有波斯商人高价卖给我 的那种两只眼球不同颜色的猫。这些猫陪伴了我十年,就好像是我的 爱人,和这二十多只猫在一起,我有一种妻妾成群的感觉。是的,我 爱她们,我把她们当作了一群美丽的女人。   但自从我家里闹了鬼,奇 怪的事情就不断发生了。昨天我的一只白猫失踪了,无论如何也找不 到,后来我发现我的厨房里传出了一阵肉香,我已经十年没吃肉了, 自从战争结束以来,我就成了一个素食者,过着和尚般的生活。   我非 常惊讶,我从没煮过肉,我揭开了锅,天哪,里面是我的那只失踪的 猫。这只猫被大卸八块,毛全拔光了,内脏也清理了出来,肉都被煮 熟了,我当即晕了过去。虽然我当年也在坤州血战三年,见到无数血 腥的场面,但这十年来,我几乎从未见过来血,而且我与猫的感情也 越来越深,见到如此惨状,我象死了妻子一样嚎啕大哭。   我明白,这 一定是那鬼的所为,因为,我的宅邸过去是刺史府,有非常高的围墙, 并且由于我家闹鬼的传闻全城皆知,没人敢闯进来的。我痛苦万分。 进德,这是报应,十年前的报应,你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 段路 ”   “报应”是什么意思,我无法理解,而且他说我的先祖也是明白 的,究竟有什么事?我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鬼魂,至于鬼魂杀猫 并把猫给煮了则更是天方夜潭了,也许段路得了精神分裂症,产生了 幻觉,没错,一个人在这样一栋阴森恐怖的古宅中独自生活十年,精 神肯定会崩溃的。他还提到了“月香”,明显是个女人,也许是他过 去的妻子,可以肯定的是,他深爱着月香,但他后来又失去了月香, 于是他为了追悼亡妻,一直住在了妻子死去的那间房间里,并且以素 食吃斋度日,放弃了荣华富贵,真是个难得的有情郎啊。   已经是夕阳西下了,黄昏的阳光洒满了我的房间,也洒到了这些 古老的信纸上,涂上了一层鲜血般的颜色。我知道阳光对文物有破坏 作用,急忙把信都移到了阴暗处,在阴暗的光线中,我打开了第四封 信。   “进德吾兄:   在短短的十天之内,我有六只猫【重庆展位设计】被杀并给煮熟了,尽管我把厨房 的柴伙连同灶上的锅全搬走了,天天到城里的寺庙吃素斋,但那个无 孔不入的鬼仍然不知从哪而弄来了柴和锅。我恐惧极了,每天晚上, 我都把所有的猫都聚集到我的床上,与我睡在一起。这张床在十年前 是我和月香睡的,非常宽大,睡在这张床上,我几乎每晚都能梦见她, 她还和十年前一样年轻美丽,永远是二十岁。   你一定不会忘记吧,当 年我和月香是多么恩爱,成为你们这些将领和军官们羡慕的对象。是 的,月香是个才女,她作诗的才华不在我之下,每天晚上,她为我掌 烛,我作一首诗,然后我再为她掌烛,她再作一首诗,每次她的诗都 比我好。只可惜她生来就是个女人啊,如果月香是个男子,做官肯定 能做到宰相,做文人也一定会流芳百世。可她又具有女人的一切优点, 美丽贤淑,对我体贴入微,在当年坤州所有的官员家眷中,她的女红 也是的,我清楚地记得,进德兄,你的妻子还曾专门向月香请教 锈锦屏的技巧。   如今,一切都过去了,她们都已经不在人世了,你我 也都不问政事了。当年她睡的位置上正睡着一群猫,尽管它们在夜里 是极不安分的,真是世事难料啊。我真怕它们都被那鬼掳去做成了猫 肉汤,它们是我生命里后的希望了,进德兄,你看我该怎么办呢? 请给我指点迷津。 ——段路 ”   我忘了吃晚饭,尽管我肚子的确饿了,可我不得不承认,我被这 些信深深地吸引住了。段路的这些文字有一股不可抗拒的魔力,就象 加了某种咒语,你一旦打开它就再也关不上了。从段路的文字里,我 似乎看见了那个叫月香的女人,如果段路的描述属实,那么我真的感 到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会生在二十世纪,而不是公元八世纪,我 非常想见一见月香。我明白我走火入魔了,我这才相信了我的那位历 史研究生堂兄的话。   天色渐暗,在我打开了灯的同时,我也打开了第 五封信。   “进德吾兄:   看了你的信,非常感谢你给我出的这些主意,但恐怕我都办不到。 首先,我不会离开坤州的,因为月香和我在坤州度过了一生中美好 的时光,当然也包括一生中悲惨的时光。我想如果离开了坤州和这 座宅邸,我立刻就会死的。第二,我也不会【重庆展台搭建】去请驱鬼的和尚道士来的, 如果把他们请来的话,一定会打扰月香在天之灵的安息的。所以,我 只能继续留下来,与鬼周旋到底,告诉你,现在我的猫只剩下后五 只了,其余的都被鬼害死了。进德兄,你不会明白的,这座古宅中, 到处都残留着月香的气味,十年了,这种气味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更 加浓烈。我时时刻刻地感到月香还没有死,她就在我的身边,她陪伴 着,一同度过了十年的光阴。我现在每天晚上仍在作诗,作怀念她的 诗,有时第二天早上,我居然会发现在我作的诗下面还多了一首诗, 那是月香的笔迹,还是写得那样好,与我写的那首是对应的。月香就 在我身边,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她就在我身边看着我,是的,现在, 我在给你写信,她在我旁边,她正告诉我该怎么写,确切的说现在是 她口述,我执笔。十年前,她的确死了,但十年后,她又的确活着, 天哪,让我怎么才能说清楚,总之你是不会相信的。此外,还告诉你 一件事,现在的坤州城,几乎每一户人家都在闹鬼,每个人都惶惶 不可终日。坤州城象大海里漂泊的一叶扁舟,甚至比安史之乱我们被 围困了三年那会儿还要恐慌,当年的敌人毕竟还是人,而现在坤州的 敌人则是鬼。 ——段路 ”    我感到了一种恐惧,从这些古老的纸张里汹涌而出,紧紧地抱着 我。我似乎看见在我读信的同时,月香就在我旁边和我一起读着信, 我抬起头来,看到了她的脸,很美。从她的身上,发出一股肉香,我 这才明白为什么段路说十年来月香的气味一直挥之不去。因为这股肉 香,从她的肉体深处发出的香味,对,月香就是肉香,在古汉语中, 月与肉的意思相同,肺、肝、胆、肠、脾、脑、腿等等都是月字旁。   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看下去。电话铃突然响了,是我的那 位历史研究生的堂兄:“看到第几封信了?我知道你现在很犹豫,一 年前我也和你一样,我现在能从电话听筒里嗅到你那里的血腥味,真 的,既然你看了那么多,那就继续把它给看完吧,明天早上到我的研 究所里来一趟吧。再见。”   我握着电话,一句话也没说,听他说了那么多话。挂了电话,我 感到这间屋子的气氛有些不对,我突然觉得我现在就是段路了,我和 段路一样独自生活在一个大房间里,真的,我就是段路,段路就是我, 这些信全是我写的。是吗?我问着自己,然后我发疯似地摇着头。   我 打开了第六封信。   “进德吾兄:   刚看完你来的信,你说当年随我死守坤州并一同受到朝廷赏赐的 十二位将领和军官已在今年全部意外地死亡了,这真的很让我心痛。   你说刘将军是在成都喝醉了酒掉进河里淹死了,真不可思议,我清楚 地记得刘将军的水性非常好,是长江里的浪里白跳。还有李将军在他儿子的婚礼中无缘无故地上吊自杀,这也是不可能的,他那种开朗乐 观的性格,还会自杀?而且是在那种大好的日子里。更有甚者是张将 军被他的家人砍死做成了人肉馒头给煮了吃了。其他人的死状也是非 常奇怪,他们当年在坤州的尸山血海中打仗都没有死,怎么会现在却 接二连三地出事,而且几乎是在同一个月里。   进德,我非常担心你, 你不会有事的吧。现在我也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我的猫只剩下后 一只了,但它活得很好,是一只美丽的波斯猫。我要用我的生命来保 护它,我发誓。 —— 段路 ”   夜很深了,我困了,于是我捧着这些信慢慢地在沙发上睡着了。 睡了一会儿,我突然闻到了一种奇怪的气味,这气味带着浓烈的馨香, 发疯似地直往我鼻孔里钻。我受不了了,我循着香味,到了我的厨房, 不知是谁在煤气灶上点着大火烧着一个不锈钢锅子。我揭开了锅盖, 里面是一锅肉,确切的说是肉汤。汤面上漂浮着一层厚厚的油,我用 调羹喝了一口,这是一种我从未喝过的汤,味道非常美妙,这一调羹 的汤从我的舌头滑到咽喉,再进入食道,后流进了我的胃,我的胃 很贪婪,把这些美味的汤都搜刮殆尽了。   我还没吃晚饭,也就顾不得 许多了,我又用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咀嚼起来,肉丝被我的牙齿 嚼碎,然后我舌尖上的味觉器官又得到了一次刺激,是的,从小到大, 我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肉,是谁煮的呢?很快,我就带着疑问,把一 锅肉差不多全扫进肚子了。后,我在锅里发现了一样东西———手 指头,人的手指头。 我哇地一口吐了出来,然后我惊醒了,原来这是一个梦。   我刚才睡着了,竟做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梦。我心惊肉跳着,浑身 冒着虚汗,一时间睡意全消了,现在已是半夜两点,我强打着精神打 开了第七封信。   “进德吾兄:   坤州城已经陷于一种巨大的恐怖中了,不断有人奇怪地死去,城 外到处都是新坟,而且死的都是男人。全城充满了死人的臭味,和尚 与道士都忙着做法事。   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坤州流行了瘟疫,的 解释就是鬼魂作祟。   但我还活着,还有我的后一只猫,它活得很好, 每晚都睡在我怀中,就象月香。经过这些天来,我渐渐地觉得月香的 确还活着,就活在这只美丽的波斯猫身上,是的,所以现在我可以说, 我又重新得到月新了,她永远都不会和我分离的,我们永远在一起。 起风了,带着坤州城里死亡的气息的风贯穿了我的房间,席卷过我们 的身体,虽是盛夏季节,我却感到了一种冰凉彻骨的感觉。报应,这 是因果报应,谁都逃不了。 —— 段路 ”   看到这儿,一阵风穿过了我窗户打在我的额头,我望 望窗外,下 半夜的月亮却特别圆。我开始明白段路所说的报应的意思了,我能想 象坤州城一定是遭到了某种灾难,这种灾难是人类自身造成的,我一 向不相信有鬼魂存在,但灾难肯定有,只是通过了某种特殊的方式。 这使我增加了读下去的勇气。   我打开了第八封信。   “进德吾兄:   今天是七月十日,你还记得十年前的七月十日吗?相信这一天你 我都永生难忘的。七月十日,每年这个日子,我们的心中都隐隐作痛。 我说过报应,今天就是报应的日子。当年我们死守坤州,全城只有五 千士兵和两万百姓。我们的粮食准备很充分,但没想到安史叛军的准 备更充分,终于两年过去了,重围中的我们吃光了全部粮食,包括所 有的老鼠、猫、狗、甚至战马,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全城人都 在挨饿,这样用不了十天,坤州城就会不攻自破,睢阳也已经失守了, 我们如果完了,叛军就会长驱直入地攻入江淮地区,大唐也就完了。   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我给你们煮了一锅肉,你们都很惊讶哪来 的肉,我没有说,只是让你们先尝尝。你们吃了,你们吃得很香,你 们说这是你们一生中吃的肉。后我告诉你们,这是月香的肉。 你们都吐了,然后,你们都哭了,你们这群大男人象女人一样流下了 眼泪。   是的,是我亲手杀了月香,那天月光皎洁,月香依然美丽动人, 尽管她已经有三天粒米未进了。我的手里拿了一把刀,我站在她面前, 看着她,许久,但是我终究没有勇气,我的刀掉在了地上,我放弃了, 我决心和她一起死。   但是绝顶聪明的月香看出了我拿刀的意图,她轻 轻地对我说,杀了我吧,女人对战争没有用,杀了我吧,把我的肉吃 了,我总之是要给饿死的,不如死在我爱人的手里,让我的肉体进入 你的肉体之内,让我成为你的一部分,从此,我们就永远都不会分开 了。来,动手吧,象个男子汉那样,如果你还是我丈夫,动手吧。不, 我下不了手,但月香夺过了刀子,她把刀子刺入了她自己的心口。她 微笑着,对我微笑着死去,胸口还插着那把刀。那时我痛苦万分,真 想自己也一死了之,但后我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我疯了,那夜我 真的疯了。我想到了段家的荣誉,我想到了死守坤州的誓言,我把月 香肢解了。我说过,那夜我疯了,我爱她,所以肢解她,这就是理由, 这理由你们永远都不会理解的,因为你们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爱。   是 的,我把她肢解了,完成了她死前交代我的事,我把她的肉剁下来, 她的肉充满了香味,天生的香味,她是个绝代佳人,就算变成了一堆 锅里的肉。当时我干这事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罪恶感和恐惧感,那夜 我真的疯了,我只想永远地和她在一起。我把她的肉给煮了,煮了几 大锅,我自己先吃了一锅,那味道美极了,其实我内心也痛苦极了。 然后,我把其他的几锅分给了你们。爱一个人有许多方式,在那种特 殊的情况下,我想这是合理的方式了。   进德兄,接下来就是你,你 哭完了之后,立刻回到了家里,把你的妻子和小妾也给杀了,煮成了 一锅肉。于是,所有的将领和军官都开始吃自己家眷的肉。后来我们 干脆把全城的女人都关了起来,总共一万人左右,我们每天吃三十个 女人,全城的男人居然没有一个反对。有的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 被人吃了都无动于衷,自己还吃得多。为了养活这些女人,我们还 安排了女人吃女人,当然她们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人肉,还以为是猪肉。 于是,我们就靠着吃人肉熬过了将近一年,这一年的坤州是恐怖的世 界。终于我们等来了救兵,坤州守住了。   十年了,我终于把这些话说 出口了,七月十日,今天是七月十日,我想这该是我生命中的后一 天。我们的罪过是无法饶恕的,天哪,我看见月香了,真的是她,她 微笑着来了,她是来带我离开这个世界的。进德兄,如果你能收到这 封信,那一定是月香带给你的,请千万不要害怕,珍重啊,进德,你 要当心——幽灵的报复。—— 段路 ”   这是后一封信,我颤抖着看完了它,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即便 是唐朝想必也不会发生这种事的。段路一定有精神分裂症,一切都是 他臆想出来的,就象唐人的传奇,总有些不可思议的事。可我不能自 拔,尽管我不相信,但从这古老的纸张和字迹中传出的气息却又强迫 着我相信。我又隐隐约约地发现这后一封信上有许多浅红色的斑点, 很淡,但却很密集,这是什么?是血迹?难道是段路的血,经过了一 千多年,永不磨灭地保留在这纸上。也许这就是堂兄所说的历史的鲜 血?   天色渐渐地亮了,我茫然地坐了很久,直到阳光洒满了我的房间, 驱除了那股唐朝的气味。我把信全都放好,带着信赶往我堂兄所在的研究所。堂兄早已等着我了,他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你的脸色的 真难看,一夜没睡?是不是,你一定把信全看完了,你相信吗?” “我不知道。” “可我知道,昨天晚上我对你说什么都没有,是我骗了你,我不 愿你看下去,但是现在我必须告诉你真相。这是真的,坤州的确存在 过,乾为男,坤为女,顾名思义,坤州是一座以女人为主的城市。在 安史之乱后的第十年,突然全城发生了巨大的灾难,男人几乎全死光 了,于是这座城市成了死城,被放弃,如今只剩下一堆田中的废墟, 在史书上也没有留下任何记载,我花了整整一年才研究出成果的。事 实上,被围困的城市中发生吃人肉的事情在中国历史上绝不止一次。”   “那么我们的那位祖先呢?”   “这位名讳蔡进德的先人在收到段路给他的后一封信的当天晚 上,举火自焚,没人知道原因,而这些信却都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   “那么说真的是有鬼?”   “不,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世俗认为的鬼魂,那的确是 段路的臆想, 是他长期自我封闭的结果,他一直有一种强烈的罪恶感,他独自忏悔 了十年,内心充满了痛苦和对爱人的思念。于是在精神上他产生了幻 觉,这是一个人心灵深处不断斗争的结果,他失败了,他败给了他自 己的灵魂,于是他的灵魂就不属于他自己了,所谓的鬼魂,其实就是 他自己,他的另一个自我,另一个代表爱人的自我。由于深深的爱, 他已与月香无论在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合二为一。所以,他说月香 还活在他身边,其实就是他自己———他的另一半,他的精神已经一 分为二,也就是所谓的双重人格,一切都源自他内心,一切都源自对 月香的爱。他在写完后一封信以后,就死了,死因不明。但对他来 说,这却是的解脱。”   “那么他养的那么多猫是怎么死的,也是幻觉吗?还有他的那些 战友,包括我们的那位祖先,还有坤州全城的男子,他们为什么会死?”   “冥冥之中,自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操纵,但不是我 们所一般理 解的复仇的鬼魂。也许那些猫根本就是段路自己亲手杀的,通过潜意 识驱使他重复了当年的那种恐怖行为,这是双重人格的典型病例,他 写信时的正常人格却对自己的行为浑然不知。我说过一切罪恶都源自 内心,我们的那位祖先其实想必也有过与段路一样的心理过程。你是 否注意到了信中反复提到的报应二字,这不是简单的佛教意义上的因 果报应,而是他们的内心对自我的报复,从这个意义来说,他们在劫 难逃。”   “谢谢你,堂兄。” “你认为我刚才说的是标准吗?不,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自己 的,我真不该说这么多,也许你自己的理解比我的更好呢?”我离开了堂兄的研究所,回到了家里,并归还了那些信,象是扔掉了一个沉重的负担。   晚上,妈妈为我烧了一锅肉汤。妈妈没有察觉到我的眉头掠过了 一丝恐惧。 肉香,真的很香。   《活埋庵夜谈》   作者燕垒生   发现我看过他的长篇小说,《天行健》,个人觉得他的文笔真的很棒,很容易让人产生代入感,古体诗词也是浑然天成,很不错的一个作者。   正文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黄昏的时候,雪下得更大。   我深一脚浅一脚在在雪地里走着,有点担心。地图上指出的那个村庄怎么还没到?根据图上的指示,我该早就到了。的解释就是:这一场大雪使我迷路了。   水不成问题,到处是雪。但食物只有两个干馒头。如果我找不到有人的地方,那么我的生命只怕可以用分来计算了。   转过一个山嘴,突然一朵灯光跳入我的眼眶。我又惊又喜,加快了步子,走上前去。   这是个小小的草庵,其实也不比一个凉亭大多少。在庵门上,挂着块白木的匾额,上面写了三个字:“活埋庵。”   这个阴森森的名字并没有让我害怕,我知道这是一个古代的志士给自己家取的名字,以示异族定鼎后与之的不妥协。这庵中,只怕也是个对现实不满而逃禅的人吧--如果能够和他清谈一夜,但也不枉此行。   我叩了叩门,道:“请问,有人么?”   里面有个人应道:“进来吧,门没闩。”   我推开门。   里面只有一枝蜡烛,照亮了门口的一小方地。一个老僧坐在角落里,在夜色中,模模糊糊地看不清面目。   “施主,请坐。”   在他面前,有一个蒲团。我盘腿坐了下来,道:“,我迷路了,请让我借住一宿吧。”   这和尚袖着手,一动不动地坐着:“施主这样的天气还要在外奔波,真是辛苦。”   我只是淡淡一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不外三毒。经曰:能生贪欲、嗔恚、愚痴,常为如斯三毒所缠,不能远离获得解脱。施主三思。”   “一语如棒喝,然天下事,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一动也不动,只是道:“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我道:“佛法精深,但我只是个俗人,娑婆世界,于我等如四圣。”   他抬起头,又道:“一切色相,皆为虚妄。施主想必读过佛经,可曾修过五停心观?”   我道:“不曾。然天下不净,我自洁净,人无慈悲,我自慈悲,大千之中,因果不昧。”   “施主有大智慧,”他已没有了笑意,“不过施主,你可愿听我说个故事么?草庵无茶无酒,只好借清谈销此长夜。”   我坐下来,把背靠在墙上,让自己舒服一点,从包里摸出一个馒头,道:“请讲。可要来个馒头?”   “口腹之欲,能损人。施主又着相了。”   我也笑:“有相则着相,若无相可着,却又如何?”   “存此一念,即是有相。”   我伸了个懒腰,咬了口馒头,道:“之言,犹是皮相。六祖曰:外离一切相,名为无相;能离于相,即法体清净。我心中纵存相之念,又何必强求无相?如此馒头,是为有相;吃下肚去,仍是有相。然我心中已无此物,便为无相。”   他道:“施主所言,也不过口头禅。”   我道:“口头也罢,心禅也罢,只是表业,还是听听的故事吧。”   “那么施主且安坐,听我说吧。你可知我俗家是距此三十里外的一个名门望族,方圆百里,都是我家产业。只是我家人丁实在不旺,一门中只剩我一人。”   我道:“那为何抛家为僧?”   “在我十九岁那年,一位世叔为我说了门亲事,是北山成德堂白家的三。她是这里有名的美女,当时我可说是春风得意,事事趁心。”   我忍不住笑了:“当年,还是个风流年少。”   “可是婚后不过三个月,一场大病夺去了我妻子的性命。”   我收敛起笑容:“抱歉,。”   “不用抱歉,凡有相者,皆是虚妄,所谓哀乐,都如过眼云烟,哀便如何,乐又如何,不过心中一念而已。”他袖手坐着,真如佛龛里的一尊佛,“那年我十九岁,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觉得她死后,世界于我已毫无意义,因此,我在我家的祖山上挖了一个深洞,叫人把妻子的灵柩抬进去,然后。”   他顿了一顿,才道:“我把所有的人打发走了,然后点着一盏灯走进去……”   我把所有的人打发走了,然后点着一盏漆灯走进去。   这洞我叫人挖得很深,走进去足足走了半天。天很冷,山洞里尽管土壁的泥都已冻住了,可由于和外面不通气,所以不算很冷。   她的灵柩已入在里面的一间小室里。朱漆的灵柩,非常大,是我让柳州匠人特制的,柳州出好棺材,这具棺材也是用的万年阴沉木。据说,阴沉木是从水中取出,做成棺材后,每年沉入地底一尺,十年一丈,千年百丈。   我坐在她灵柩边的一张椅子上,点着了搭在灵柩边的一根火线。那点火星在地上跳跳跃跃,好象一朵鬼火,向外飞去。   随着一声巨响,进来的甬道整个崩塌了。现在,只有她和我,在这个深深的墓穴里。   我从怀里摸出一瓶酒。在昏暗的漆灯下,那瓶中的酒也似在流动,幻出异彩。听说,鸩酒洒在地上都会起火,在瓶中,那也如个不安份的妖魔吧?   “饮吧。”   仿佛有一个人在黑暗中以一种甜蜜的声音对我说。   “饮吧,醉于那醇酿中,好忘怀人世。”   我伸出手,拔去了瓶塞,默默道:“等等我吧,如果黄泉路上你觉得孤单的话。”   --你不想再看我一眼么?我的眼如暗夜里亮的星,我的长发好似鸦羽,我的嘴唇也甜如蜜?   在漆灯的光里,我仿佛看到了她,好似生前。她的肌肤依然白皙如美玉,她的声音娇脆若银铃,手指纤长柔美如春葱,她的吻如春天后的细雨。   “等等我吧。”我喃喃地说。   我用力推开了棺盖。我没让人钉上盖,因为当初我和她立过誓言,生则同床,死则同穴。发亦同青,心亦同热。   尽管阴沉木的棺盖有点重,我还是一把推开了棺盖,露出一条缝。我抓起酒,准备躺到她身边,然后一饮而尽。   这时,我看到了她。   天!   她的脸并没有变形,但她的肤色却已泛青,青得象冻坏了的萝卜,但也坚硬得和石头一样。她的脸依然美丽,但那种美已带有种妖异,只能说那是种虚幻不实的美。我知道,在那白里泛青的肤色下,已没有鲜血在流动,多是蛰伏的蛆虫等着春天来临,到那时把她食为一个空壳。而她的脸上,死前那种欣慰的微笑凝固在皮肤内层,犹似生前。   仅仅是这些,我却可以忍受,我还是愿意躺在她身边,搂住她已僵硬的躯干,好让我们一同慢慢成为泥土。然而,更让人可怕的是,我看到了她的嘴边。   她的嘴边,伏着一只足有我的手掌大的老鼠!   这老鼠旁若无人地啃啮着她的嘴唇,我甚至可以看到老鼠的腹部开始鼓起来。我尖叫着,一把抓住老鼠,狠狠地向洞壁扔去。老鼠象是一个球,在冻得坚硬如石的洞壁上弹了一下,又掉了回来,摔在地上,四肤抽搐着。   她的嘴唇几乎被老鼠啃光了,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倒象是在笑。混杂着她脸上的笑容,却变成了一种狡诈的讥讽,仿佛趾高气扬地注视着我,即使她的眼闭着。我几乎可以摸到她锋利如刀的笑,可以看见她的妖异的笑在洞穴中四处穿行,仿佛黑夜来临时出巢的蝙蝠。   我无力地跌坐在椅上,那瓶酒重重在搁在了棺盖上。   如果在此刻以前,我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让人感动,会流芳百世,但此时我只觉得自己好象一个疯子,我所做的一切都会成为人们的笑柄,多当孩子们不听话时大人提起我的名字来吓人。   我是为了这具丑陋如鸠盘荼的尸体而放弃自己的生命么?   这时,我象是被冰水兜头浇下,心底也冷到了极处。   就算她的样子依然美丽动人,但那种美丽又能保留多久?可笑,可笑。   我长长地吁了口气。那点漆灯的光因为我的呼吸而在跳动,使得她的脸明明暗暗,更象是寺院里立在天王身边的罗刹,仿佛随时都要从灵柩中直直坐起,攫人而啮。   我推上了棺盖,一口吹灭了漆灯。   在黑暗中,我吃吃地笑了起来。   饥饿的感觉象是鞭子,不知不觉地就抽打在我身上。我乍醒时,在周围的一片黑暗中,还以为自己睡在罗帐里。   马上,记忆回到我身上。   不,我要出去。   我的手摸索着,手指碰到了冰冷的棺木,那瓶酒还在棺盖上,我抓住了,在灵柩上一敲,敲掉了半截,酒液流了一地,洞中充满了酒香,但并没有火光。   我站起身,摸索着到那来处。进来的洞口已被泥土掩住了,我疯了一样用半段瓶子开始挖掘。   这段洞中的土是从上面塌下来的,因此没有冻住,挖起来十分容易。然而在黑暗中我干得很不顺手。我回到灵柩边,摸到了一头的漆灯。幸好,我的袖子里还带着火镰。   摸出火镰打着了,在洞壁上挖了个洞,放在里面,借着这一点光,我开始挖土。   不用想别人会来救我,我有一个堂叔早就想谋夺我的产业,我失踪是他求之不得的事。也不用想别人会如此好心,再来挖开这墓,当初开挖这洞穴时我找的都是远来的工匠,他们甚至不知我挖这个洞做什么。抬进来的人也都是我找的过路人,他们都未必还能再找得到这里。而此时,我求生的欲念却和当初我想自绝时的决心一样大。   我必须从这里出去。   我干得挥汗如雨,但越来越难干。泥土越来越紧密,破瓶子也极不顺手,每一个动作似乎都要费很大的力气。   不知干了多久,我感到腹中好象有一只手在抓着,一阵阵酸水都冒出来。这是饥饿么?也许,我在洞中已呆了一天多了。本来就是想丢弃我这具皮囊的,当然不会带食物进来。   对了,在她的枕下,有两个白馒头。那是此间的风俗,出殡时,让死者过奈何桥时打狗用的。   我回到她的灵柩边,鼓足勇气,把棺盖推开了一点,手伸进去,在她头下摸着。   摸出馒头,她的脑袋“咚”一声敲在下面的木板上,倒象是木头互相碰撞。但我根本不顾那些,狼吞虎咽地吃着馒头,甚至不去理睬那是什么滋味。   两个馒头一下子吃完了。尽管还饿,但至少我可以让自己明白我的肚子里有了点食物,多少有了种充实感。我开始挖洞。   挖出来的土越来越潮湿,总是沾在瓶上,甩都甩不下,每挖一下后需要把泥土刮净了才能再挖,这样十分耗费我的体力。   挖着,突然,那半段瓶子“啪”一声,头上碎裂了一块,而我的右手食指突然一热。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把手举到漆灯下。   在灯下,我的手上,有一些黑色的液体在流动,象活物一般,从上爬到下,已经到了肘间。   那是我的血。刚才那块碎玻璃,把我的手指割破了一条口子,从那里,血正汨汨而出。   我把手指伸进嘴里,不顾手指上还满是泥土,用力地吸着。把血吸去,可以止住血流,这是个偏方。   血流入我的喉咙口,温暖而甜蜜,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人的血原来是很香甜的,我几乎忘了吸伤口血的本意,当血早就止住了后还在用力地吸着。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终于把已被吸得发白的手指从嘴里拿出来,有点茫然地看看四周。   那盏漆灯还亮着。漆灯只需要极少的空气,乡间曾有人盗墓,掘出一座汉墓后,里面居然还有盏漆灯在亮着。   当饥饿告诉我时间时,我已无法再举起那小半截破瓶子了。   此时,我有点后悔把鸩酒倒了。   借着昏暗如鬼火的灯光,我回到灵柩边,想坐下来,但是饥饿已经让我头昏眼花,一下坐了个空,倒在地上。   地上,冰冷而潮湿,除了泥土,什么也没有。没有草根,没有苔藓。   我的手碰到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不软也不硬。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的衣角,但马上知道,那是刚才被我打死的老鼠。   恶心。一开始我这样想,但马上我想到,这可是食物。   我欣喜地想着,抓着了那只死老鼠。   我拉住两鼠的两只后爪,用力撕开。老鼠还没死透,当我扯下一只后腿时它还动了动,里面还有未凝结的血滴出来。我伸出舌头接住滴下的血,然后,把撕开的半只老鼠放到嘴边,机械地咀嚼着,鼠毛刺在我的舌头上,好象在刷牙,而老鼠那有点尖利的小爪子也在我齿间开始粉碎。平心而论,鼠肉只带有腥味,并不是太难吃,而且血液淌下我喉头里,带给我一种暖洋洋的饱食的感觉,甚至有几分鲜甜。   我拼命咀嚼着。老鼠的尾巴在我嘴里时而盘屈成一团,时而又甩出唇外,我象吸面条一样又吸回去,细细地咀嚼。终于,我把这死鼠的内脏、皮毛混在一起同样咀嚼得粉碎,吞入腹中。   这老鼠虽然不大,但我想吃下去后大概也足可以让我再坚持五、六个小时。   吃完了老鼠,我觉得身上的力量又回来了一些。站起身,在地上摸到了那半只瓶子,重又开始挖掘。   碎土里的冰屑融化后,重又冻得硬硬的一整块,用破瓶子很难挖。我的手机械地动作,泥土向后甩去,不知干了多久,只觉得我的头上汗水直淌,背上的衣服已经湿得搭在身上,墓穴里空气越来越污浊,让我喘息也开始有点困难。   这时,我又感到了饥饿。   洞壁挖进了大约有一尺多。然而我记得,进来时我大约走了几百步,两百多步吧。每一步大约有一尺多点,而我这一天只挖一尺多,那只怕要挖两百多天才能挖通。这让我感到绝望,一个人再怎么坚持,也无法在这个密闭的山洞里呆上两百多天的。即使水和空气都不成问题,但食物怎么办?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再抓不到老鼠了。   想到这些,我丧气地坐了下来。   饥饿开始象一只毛茸茸的小兽,在我的胃里啮咬。一股股酸溜溜的水泛上来,让我满嘴都发苦。我明白,如果再不能吃一点食物下去,那我一定会马上倒毙。   很奇怪。当我想要殉情时,觉得生命不过是可有可无,一点也不值得珍视。但事到临头,我又觉得生命那么可爱,值得用一切去换。   在饥饿中,我想到了平常吃的面条、稀饭。此时如果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食物,不,即使是一碗猪吃的泔水,我也会甘之如饴的。   在黑暗中,我伸出手去,然而只摸到了潮湿冰冷的土壁。   突然,我发现贴着我的掌心,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软而长,好象一根粗粗的线。   那是蚯蚓!   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什么,那条蚯蚓已经蠕动在我的嘴里了。我用舌头拨弄着它,用舌尖细细地舔掉它身上的泥巴,品尝着那细而圆的身体上那种腥味。我让它穿行在我的齿间,从舌面再到舌底,再用舌头把它顶出来,一半挂在唇外,似乎不这样不足以表达我的狂喜。   当我把这蚯蚓吮吸得好象瘦了一圈,才开始细细地咀嚼。   蚯蚓不象鼠肉。鼠肉的皮毛太粗糙,而且血腥气也太重,蚯蚓只有一点淡淡的血腥,不浓,就象化在水中的一滴墨,云层后的一点星光,不经意的当口才能发现。但也就是那一点血腥气告诉我,我吃下去的是可以消化的食物,不是木头和泥土。   只是,一条蚯蚓太小了,小得都感觉不出有什么来。可是我再摸着洞壁,什么也没有摸到。本来,冬天就没什么虫蚁会出来,这蚯蚓怕是埋在土里被我挖出来的吧。我还不死心,抓过墙洞中的漆灯,借着那一点微光细细在洞壁摸索了一遍,却什么也找不到。如果我能找到什么,虫卵、蝎子、蛤蟆、腐烂的蛇,不管什么,我都会一下放进嘴里,嚼成粉碎的。但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找不到。   饥饿是什么?是有毒的钩子,只是轻轻地钩住你的皮肉,一拉一扯,不让你痛得一下失去知觉,只是让你摆脱不了那种感觉。   不知睡了多久,我梦到了我正参加一个丰盛的宴会,吃着那些肥厚多汁的肉块,炒得鲜美脆嫩的蔬菜,喝着十年陈的花雕,围着火炉,让周身都暖洋洋的。我抓住了一根日本风味的天妇罗,狠狠地咬了下去。   象一条闪电打入我脊柱,一股钻心的疼痛使得我一下醒过来。眼前除了那一点漆灯,就只有一具朱红的灵柩了。但我的嘴里却留着点什么,暖洋洋的。我吐了出来,放在手上。   在灯光下,我看到了半截手指。   很奇怪,看到这手指,我首先想到的是这能不能吃,而不是害怕。我把它含在嘴里,而右手上,伤口还在滴滴答答地滴下血来。我把伤口放在嘴里,用力吸了一下,只觉得钻心地疼痛。但那疼痛比饥饿好受一点,却也只是一点而已。我的血象是酒一样涌入嘴里,我大口大口地吞入。   我的血的滋味比老鼠的好多了,这时流出的血与手指弄破时流出的血也不可同日而语。血在我的喉咙口,毛茸茸的,有点辣,也有点厚,简直象是一块块的而不是液体,几乎可以咀嚼而不是喝下去的。   吸了几口后,伤口已不再流血,我开始咀嚼嘴里的手指。   手指不是很粗,肉不多,事实上也只有一层皮。我先象吃排骨一样把皮从骨头上用牙齿剥落下来。因为很新鲜,这层皮很难剥下来。我含着手指,用力地吸着。在指骨中,还有一点点骨髓,但并不怎么吃得出来。当皮剥下后,又有一点肉嵌在骨头缝里。我用牙咬着那点肉,一点点地含着,象含着一块糖。指甲太硬了,也嚼不碎,我只好吐出来。   把皮肉吃完了,再嚼着骨头。骨头里还有点骨髓,不多了。我用力把指骨嚼得粉碎,全都吞了下去。   小手指太小了,吃下去并没让我感到吃过什么。也许,我该再吃一个?我伸出左手。是左手的小指么?但我已没有勇气再咬下去。如果不是在梦中,我想我也不会有勇气咬掉右手的小指的吧。   在灯光下,灵柩已红得刺眼。很奇怪,那么暗淡的灯光,灵柩上的红漆居然会这么鲜艳。那里,她身上的肉一定是非常美味的吧?   我惊愕地发现自己有了这么个邪恶的念头。我的口水已经从嘴角流下来,仿佛已经嗅到了她肌肤的芬芳。如果咬下去,她的肉一定会象蒸得非常好的发糕一样松软,从里面流出浆汁来的吧。   我把漆灯拿到灵柩边。   我用力推开灵柩的盖。虽然这盖并不是太重,但我还是花了不少力气才推开。   尽管已经下了那个决心,但我实在难以放弃再看她一眼的愿望,即使她的脸已只是象噩梦中才有的妖魔的形状,但毕竟曾是我的生命,曾是我的一切。   漆灯的光阴暗得象凝结的冰。在光下,我看见她的脸--如果那还算脸的话。   她的脸已经开始腐烂,尽管在外表仍不太看得出来。她脸上的皮肤光滑得象刚剥壳的鸡蛋,已经被下面的脓液顶起来,透过变薄而紧绷的皮肤,我看到她的皮肤下那些脓液象是流动,幻出异光,使得她有点庄严。由于上颚也腐烂了,她的牙呲出来,使得本已没有唇的嘴更为可怕。我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脸,她脸上的皮肤先是被我戳了个洞,然后,象熟透了的葡萄一样,猛地裂开,脓液仿佛果汁溅到我脸上来,有几滴溅到我嘴里,并不难吃,倒有点蜂蜜的厚重和腐乳的怪诞。也许是因为在洞里并不算太冷吧,她的腐烂也是从里开始的。洞里面也没有苍蝇,所以她的身上没有蛆,但她的身体已经浸泡在一种液体中了。这是从她身体里流出来的尸液,混和着棺木的味道,醇厚得象酒,在灵柩中积了一层。也许,我已在这洞穴里呆了十几天了吧?   我伸手到尸液中,那些液体象小小的刀子,刺痛了我右手小指的伤口,却让我更有了几分勇气。掬了一口喝下。   有点暖洋洋的味道,有点酸,也稍带着一点辣,直涌入喉。那是她身上的液体,从她皮肤下渗出的,没有多少日子前还曾流动在她粉白的皮肤下,好象流动在初生的芽鞘里的植物汁液。那是她的身体吧。   我伸手在尸液中,摸着她的手臂。她的手臂上,那些筋已许已腐坏了,因此我拿起她的手臂时,半截手臂就好象煮熟了一样脱骨而出。我把她的手臂举到嘴边,这半截手臂有点臭味,一阵阵的,不象尸液那么容易接受。   然而我要活下去。   我闭上眼,咬了一口。其实不闭眼,那只有一点绿豆大的漆灯光也没法让我看清什么。只是闭上眼,我可以想象我在吃一只烧得不太可口的肘子。那块肉在我的咀嚼下渐渐成为肉泥,奇怪的是,此时我倒并不觉得太过难吃。她的肉在我的身体内燃烧,让我感到一阵阵温暖,感到饱食的满足。   口下肚,以后就不再犹豫了。我开始象个老饕一样恬不知耻地啃吃着她手臂上的肉。我用嘴唇夹住臂上的皮肤,一扬脸,就把那张皮都撕下来。由于手臂已处于半腐败状态,撕下皮来很是轻易。而皮肤一撕掉,里面的肉便渗出黄液来,我伸出舌头舔着那些肉丝,把上面淌下的液体都吸入嘴里。事实上她身上的肉并没有什么难吃的,一点腐烂只让肉质咬嚼起来有种蘑菇一样的味道。   我把一条手臂都吃完了,把臂骨也吮吸得干干净净。许久没有的饱食感觉让我精力充沛,我端着漆灯,站了起来。此时,我才发现失去了一条手臂,她的样子一下变得象个陌生人。也许,她连人也不是了,在她肘上,被我撕裂的地方,还有几条腐肉浸在尸液中,象是荇草。   我开始拼命地挖掘。她大约有九十斤重,但此时一定没有那么重了,除去渗出的尸液,她的肉大约总有四十多斤吧。我每天吃半斤,也许可以坚持到挖通这洞穴。   然而我想我一定是堕入魔道,我在挖掘着泥土时,想到的不再是如何逃出去,而时时想着该去吃她身上的哪一块肉了。   挖了大约有五尺多深时,我觉得饥饿又开始袭来。   到了灵柩边,那盖子上次我没合上。此时我才发现我是失算了,开着盖,里面的尸液蒸发得很快。   我先掬了口所剩无几的尸液喝下去,撕开她已被尸液泡得霉烂的衣服,用手插进她的肚子里。她的肚子已经腐烂得象一堆烧得烂烂的肉皮,插进去时也有种伸进面粉的感觉。我两手用力,把肚子分成两半,她的内脏登时流出来,带着黑黑的泡沫和腥臭,活象一堆蛇,还在滑动。她的内脏也多半变成了黑色,但这多半已是我的感觉,即使很新鲜,在漆灯光下也是黑黑的。我伸手在这堆内脏里拨动两下。肝、脾、心都还没有腐坏。我抓住了一根肠子,提了起来,滑溜溜的肠子有点粪便的臭味,但也不难闻。我把肠子捋到了肝处,掐断了,放到嘴边。   皮肉虽然腐坏了,但肠子还没有腐烂。我咬住肠头,感到一种韧性,象是十分筋逗的面条,尽管她的肠子比面条粗多了。我一边吸,一边咀嚼。肠子里面还有一些大便,但不多,因为她死前已经好几天除了些参汤没吃过东西,在她的肠子里,那些残余的大便还带着参味,却有点腐烂的味道。尽管如此,我想营养该还是有的。   我必须吃下去。   肠壁不是很厚,但咬嚼起来也有点费劲。我咬下一段,在嘴里细细地咀嚼,感到了这肠子由坚韧逐渐变得松散,又慢慢融化。我伸伸脖子,吞了下去,只觉得有点咽着。   这根肠子十分耐饥,我吃下去以后居然又挖了近十尺。现在,我已经有了一条一丈多的通道了,然而,我却知道我肯定挖不通了。   正挖着,突然,灯灭了。我的手一抖,“啪”一声,那瓶子已经断成了两截。   灯火灭了是因为灯碗里的漆燃尽了。尽管火非常小,但也有燃尽的一刻。我颓唐地坐在地上。我已绝不可能挖通这洞穴的,何况失去了光,失去了工具,我还能怎么挖?   我自暴自弃地坐着,过一会儿,在黑暗中摸到灵柩边,想从里面撕一条肉或者抓出一颗心脏来吃。咀嚼于我不是为了吃,而是一种支撑,仿佛只有如此才让自己明白自己还是活着的。   我的手一伸进去,觉得指尖一阵刺痛。我自然不相信什么报应,但也吓了一跳。很快,我知道这不过是我摸到了一段断裂的骨头。我撕下她的手臂时,有几片小骨被我拉断了,留下很坚利的锋刃。   是了。我想到了,用骨头去挖,远比用破瓶子好。   我伸手摸下去。她的腿已经开始腐烂,摸上去却光滑而浮肿,还没有脓液。我用手指抠入她的大腿里,撕开了肉块,从中取出一根大腿骨。   大腿骨很粗,但没有尖头。我摸到了一块玻璃片,细细地刮着骨节。这根腿骨开始变得尖利,我的指尖也摸到了一股油腻腻的东西。   那是骨髓吧。   我把骨头放到嘴边。但只有一头开口,骨髓流不出多少。我在另一头用玻璃片钻了个洞,然后吸了一口。腿骨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一些骨髓流入我喉头。   骨髓比肉更能耐饥。在黑暗中,我机械地用骨头挑着土。骨头不太粗,每一次只能挑起一小块土,但比破瓶子好用多了。当我觉得饿了,就伸进去撕一块肉。在黑暗中我不知那块肉是她身上的什么地方。由于大多腐烂了,所以一切肉都样子差不多。我吃在嘴里的,不知道那是她肚子上的,还是腿上,或者是她的胸脯。开始也能凭口感知道一些,但随着一次次摸到的肉都渐渐和浆糊差不多,我也只是抓起来就吃。   不知过了多久。   空气越来越污浊,要呼出一口气也很困难。我不觉得饿,但浑身无力。不觉得饿,并不是我不饿,而是我的胃只怕已塞满了过多的腐尸肉。我摸索着,又一次伸到灵柩中去摸时,终于发现除了她的头在里面滚动,就只是一些半流体的东西,另外只剩下碎骨和一些小肉块。这就是她留下的一切么?我抓着她的头发,但头发也一下脱落了,我的手指只碰到了她的滑滑的头盖骨。   在灵柩下这一堆滑腻腻的液体中抓起了这颗头颅,捧在手里,用舌尖拨弄着她眼眶里的眼珠。她的眼珠上的筋也已腐烂了,所以就象石狮子嘴里的石球一样滴溜溜地转,不过流出一些腥臭的脑浆。即使我把她的头全吃下去,多不过坚持上几天吧。可是,我能在这几天里挖通这洞穴么?那是不可能的。我已数过了许多遍,我挖了大约有三十几步的路,但至少还有一百多步的路要挖。   当我想活下去的时候,却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如果我当时就死了,那我也许自己心里也好受一些吧?只因为自作多情地想看她后一眼。可能,人们还会传说我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可是,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笑。   我抱着她的头,在漆黑一片的洞穴里吃吃地笑。我看不清这个骷髅是个什么模样,但多半也是有点笑意。她也在笑我么?   我不知笑了多久,空气越来越混浊。在已混乱成一片的脑子里,好象啄破一层厚厚的棉被,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息。仿佛有什么洪荒时代的巨兽在外面爬行。先还是慢慢的,渐渐地越来越急。我几乎不知是什么回事,在洞穴那一边的内壁一下塌了下来。   外面,阳光直射进来,让我的眼也睁不开。过了好久,我才发现,其实当初我把这洞挖得太深了,竟然已到了山的另一头,离外面不过几尺厚而已。只是那是石壁,因此我根本不曾发现。随着春天来临,山上的雪化了,积雪流动时,这层石壁支撑不住,终于崩塌了。   我爬出了洞穴。外面,积雪未化净,在残雪中,几株梅悠然而开,干瘦的枝上挑着几点红,仿佛浮在空中一般。山顶,白云正飞过。   “所谓此身,观种子不净,观住处不净,观自相不净,观自体不净,观终竟不净。”   看着他上下抽动的嘴唇,我长叹了一口气。这时,远处有鸡声响了,庵的窗纸上,也有了一片白里透青。   “,你真的讲了一个好故事,”我压抑着内心的恐惧,装作淡然地道,“当真象是个新编的《五卷书》或《百喻经》里的故事。不过,,天也亮了,我得告辞了。”   他道:“施主,你不信这是真事么?”   我笑了:“你讲的这事是很多年前了,现在早已没有什么‘世德堂’这样的称呼,火镰也不知有多久没人用了。这事即使是真事,那也是六七十年前的传说,不可能发生在身上。至于大彻大悟,”我笑了笑,却觉得自己也有点不太自然,“既已悟道,那就不该还在尘世。”   他不答,看看外面,道:“施主,天也晴了,我送你出门吧。老僧枯禅已坐至于今日,施主所言也不无道理。所谓枯禅,即是尚未开悟,昔年德山宣鉴禅师坐化前曾有偈云:扪空追响,劳汝心神。梦觉觉非,竟有何事。细想来,亦不无道理。”   我站起来,看着他那张如同揉皱的纸一样的脸,心头,不禁一阵茫然。所谓是与非,真如他说的,“竟有何事”么?   他也站起身,送我到门口。我道:“,我走了,请回吧。”   朝阳照在积雪上,嫣红素白,如非人世。他的手从袖中伸出来,向我一合什。   太阳正跳出地面,一切都温暖而清洁。我看到他的右手上,本来的小指处,只是空空荡荡,不由抬起头,与他相视一笑。
河北省:石家庄,唐山市,秦皇岛市,邯郸市,邢台市,保定市,张家口市,承德市,沧州市,廊坊市,衡水市,山西省,太原市,大同市,阳泉市,长治市,晋城市,朔州市,忻州市,吕梁市,晋中市,临汾市,运城市,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包头市,乌海市,赤峰市,呼伦贝尔市,通辽市,乌兰察布市,鄂尔多斯市,巴彦淖尔市,辽宁省,沈阳市,大连市,鞍山市,抚顺市,本溪市,丹东市,锦州市,营口市,阜新市,辽阳市,盘锦市,铁岭市,朝阳市,葫芦岛市,吉林省,长春市,吉林市,四平市,辽源市,通化市,白山市,白城市,松原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齐齐哈尔市,牡丹江市,佳木斯市,大庆市,伊春市,鸡西市,鹤岗市,双鸭山市,七台河市,绥化市,黑河市,江苏省,南京市无锡市,徐州市,常州市,苏州市,南通市,连云港市,淮安市,盐城市,扬州市,镇江市,泰州市,宿迁市,浙江省,杭州市,宁波市,温州市,绍兴市,湖州市,嘉兴市,金华市,衢州市,台州市,丽水市,舟山市,安徽省,合肥市,芜湖市,蚌埠市,淮南市,马鞍山市,淮北市,铜陵市,安庆市,黄山市,阜阳市,宿州市,滁州市,六安市,宣城市,池州市,亳州市,福建省,福州市,莆田市,泉州市,厦门市,漳州市,龙岩市,三明市,,南平市,宁德市,江西省,南昌市,赣州市,宜春市,吉安市,上饶市,抚州市,九江市,景德镇市,萍乡市,新余市,鹰潭市,山东省,济南市,青岛市,淄博市,枣庄市,东营市,烟台市,潍坊市,济宁市,泰安市,威海市,日照市,滨州市,德州市,聊城市,临沂市,菏泽市,莱芜市,河南省,郑州市,开封市,洛阳市,平顶山市,安阳市,鹤壁市,新乡市,焦作市,濮阳市,许昌市,漯河市,三门峡市,商丘市,周口市,驻马店市,南阳市,信阳市,湖北省,武汉市,黄石市,十堰市,荆州市,宜昌市,襄阳市,鄂州市,荆门市,黄冈市,孝感市,咸宁市,随州市,湖南省,长沙市,株洲市,湘潭市,衡阳市,邵阳市,岳阳市,张家界市,益阳市,常德市,娄底市,郴州市,永州市,怀化市,广东省,广州市,深圳市,珠海市,汕头市,佛山市,韶关市,湛江市,肇庆市,江门市,茂名市,惠州市,梅州市,汕尾市,河源市,阳江市,清远市,东莞市,中山市,潮州市,揭阳市,云浮市,广西,南宁市,柳州市,桂林市,梧州市,北海市,崇左市,来宾市,贺州市玉林市,百色市,河池市,钦州市,防城港市,贵港市,海南省,海口市,三亚市,三沙市,儋州市,四川省,成都市,绵阳市,自贡市,攀枝花市,泸州市,德阳市,广元市,遂宁市,内江市,乐山市,资阳市,宜宾市,南充市,达州市,雅安市,广安市,巴中市,眉山市,贵州省,贵阳市,六盘水市,遵义市,铜仁市,毕节市,安顺市,云南省,昆明市,昭通市,曲靖市,玉溪市,普洱市,保山市,丽江市,临沧市,西藏,拉萨市,日喀则市,昌都市,林芝市,山南市,那曲市,陕西省,西安市,铜川,宝鸡,咸阳,渭南,汉中,安康,商洛市,延安,榆林市,甘肃省,兰州市,嘉峪关市,金昌市,白银市,天水市,酒泉市,张掖市,武威市,定西市,陇南市,平凉市,庆阳市,青海省,西宁市,海东市,宁夏,银川市,石嘴山,吴忠市,固原市,中卫市,新疆,乌鲁木齐,克拉玛依,吐鲁番市,哈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