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管施工,非开挖工程施工

13783122558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秦皇岛非开挖顶管施工电话

来源:gyw 发布时间:2021-01-13 20:13:25 点击数:
  秦皇岛非开挖顶管施工电话   秦皇岛非开挖顶管施工电话2019.05.24本文本话题已经没有意义了,你们不用看也不用评论了,贸易战打到这种份上,中国任何一个短板都可能被人置于死地,优先解决燃眉之急,活下去重要。活下去才有未来才有希望。科技部官网“部领导”栏目近期更新后显示,此前担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院长、中国科协副主席的王曦已于2019年4月出任科技部副部长、党组成员职务,并继续担任中国科协副主席。这已经说明了国家的意图在发展半导体。   反对@清风正阳   尽是谎言   1.地铁每公里造价至少5亿,在100米深的地下在加上全真空管,8亿都止不住,周长100公里,前前后后1000亿人民币仅仅是建造价格,后续再追加,国家就不容易放弃了。对撞机超预算三四倍稀松平常。SSC19【重庆展台设计】87年预算44亿美元,1993年被裁是进度不到20%,隧道挖不到1/3,预算已经涨到120亿美元。LHC在1998年开建时预算是26亿美元,到2008年完工实际花费了90亿美元(相当于101亿2016年美元币值),超支比率只有346%,这也叫不是无底洞?我告诉你从LHC出发推论CEPC为什么是合理的,对撞机的部件都是专门研制的根本不能通用,必须从新开始,真正建造极有可能是用西门子,简直是给欧洲送钱,设计人员很大可能就是欧洲那帮人。美国国会1993年就看透了这种低报价,后追加预算的把戏,果断放弃已经投入20亿美元的SSC。   2.过去30年高能物理几乎没有进展,这是不争的事实,也就能忽悠普通人,通常手段是在各种娱乐场合上电视、演讲,反正不是学术探讨。普通人即便不懂具体原理,看看美国能源部科研预算也能明白,高能物理每一年经费都在降低,高能的Tevatron对撞机在2011年关闭了,在美国没有代替计划。国际线型对撞机(ILC, International Linear Collider) 美国决定不建,也基本上不给任何拨款了,这是为什么高能物理来找中国大量公关的原因。   3对撞机高度专业化,根本不能转为它用,欧洲LHC有什么技术转为民用?究竟促进什么发展?超导磁铁是LHC重要的技术,欧洲有什么进步吗?磁悬浮是日本发明的。超导磁铁是1962年发明的,Tevatron是1968年计划开始,1983年建成的,和对撞机没有关系。现代技术已经极度专精,换一个方向几乎是重新研发。SPPC只比LHC的能阶高7倍,怎么可能有新发现?   4.万维网是连带关系,不是因果关系,不能说爱因斯坦在专利局任职是发明相对论,就说专利法有利于发明相对论。   5.1000亿仅仅是建造价格,根本没有考虑其他费用,500亿美元才合理。还有你说花1000亿是新的科研不影响其他基础学科,纯属扯淡,新增的预算可以在有回报率的项目上实际促进科技发展,比如,凝态物理、量子纠缠、天文物理、声学、光学、生物物理、混沌理论、化学物理、宇宙学、低温物理、结晶学、流体力学、高压物理、核子物理【重庆展会布置】和非对撞机的高能物理(基础科学还包括化学、生物、数学等等大类,受篇幅所限,这里只列出部分物理领域。   6.您说不是找超对称粒子,CEPC与LHC能级相当,LHC找不到,CEPC当然也找不到,这是废话,希格斯粒子已经有LHC研究了,日本ILC(国际线性对撞机)性能与CEPC相当,因为是线性且只有50公里性能尺寸都是CEPC的一半,因此预算应该是一半,日本ILC预算已经100亿美元了,CEPC不可能低于200亿美元。而且CEPC能研究的早让人研究光了,逻辑上、科学上、经济上都不应该建。   7.人命是有价格的,根据美国白宫办公室估算,一条人命是人均GDP的150倍,CEPC浪费至少6000博士(LHC有6000人)   8.您三十年前的演讲稿就是这套,忽悠也要用心,骗术也要历久弥新,窃*格瓦拉*周名言: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能的,做生意又不会,就是偷才维持了生活,您也用点心吧,不然没饭吃了!   更新   回应一些疑问   1.对撞机和地铁相同点都要挖隧道,隧道是极度耗钱的工程,因此有相似性可以对比。   2.钱是第三考虑要素,一个事情要想做成,科学,工程,经济三方面都达到才能成功,对撞机的科学依据几乎不存在,2013年LHC做完7TeV能阶实验后,超对称的原始参数空间已经99.9%被否定掉了;工程上不能借鉴它山之石,必须从零开始意味着我们只能找有建造经验的人,即欧洲人设计欧洲公司施工。不能转化民用,没有带动其他领域的可能;经济上极度耗钱,三五十年没有盈利;因此不应该建。   3.针对一些科学现在没有用,现在不建,等到有用就晚啦的言论,凯恩斯说过一句名言,长远是对当前事物错误的指导,长远来看,我们都死啦(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   此外 还有日本2018年12月19日已经暂停了ILC的计划,美国也停止了,中国不建就没有国家建的起,哪里来的稍纵即逝?美国在不断削减高能物理的预算意味着美国几百人组成科学顾问团对高能物理的三十年的前景预期是极度悲观的。   总结一下就是高能所想用至【重庆展会公司】少1000亿人民币且不跨越一个能级的CEPC去0.1%的机会有新的发现,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有发现,五十年内没有应用。   我觉得(既我没有足够的证据)高能所的人心态可以借用高能物理从业者Tommaso Dorigo在自己的博客上的留言来概括“I do not care much if some human being lies to push his or her agenda”(“用谎言来达成目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参见【基础科研】高能物理界的新动态_风闻社区   When a person’s salary doesn’t let you know something, you won’t know(当一个人的薪水不能让你知道一些事情的时候,你是不会知道的)   后更新   你萌讨论严重歪楼啦,一直抓着地铁不放,反驳一点而不及其余是为不智。弗知而言为不智,知而不言为不忠。我预测CEPC的造价不是依据地铁的造价,地铁可以参考,CEPC规格比地铁更高隧道更深,还有昂贵的真空设备、超导磁铁和粒子探测器,但真正的比照对象是LHC。我发现应该先写科学上的反驳而不是经济的,我再重复一遍钱是第三考虑要素,一个事情要想做成,科学,工程,经济三方面都达到才能成功!   论据1:科学上没有依据(1)下面三篇文章及论据引自王孟源博士部落格略有整理(   高能物理的絶唱(一)(   现代高能物理始于1940年代的量子场论(Quantum Field Theory),初的应用是以量子电动力学(Quantum Electro-Dynamics,QED)来解释电磁力。在1950年代,加速器的技术突飞猛进,数以百计的高能粒子被发现;物理学家在整理这些粒子的时候,注意到各种对称性(Symmetry),其中深奥困难也重要的是规范对称性(Gauge Symmetry)。其实QED本身就是一个规范场论,但是它只是规范场论中简单的一种,叫可交换规范场论(Abelian Gauge Theory)。1954年,杨振寧和他的学生Robert Mills解决了非交换规范场论(Non-Abelian Gauge Theory)的难题,高能物理理论界随即注意到用非交换规范场论来解释弱作用力和强作用力(宇宙中只有四种作用力:电磁力、弱作用力、强作用力和重力)的可能,但是具体的细节还不清楚。1961年,当时在哈佛大学物理系的Sheldon Glashow领悟到电磁力和弱作用力如何混合起来的机制。1967年,Abdus Salam和Steven Weinberg把1964年定型的Higgs Mechanism加入Glashow机制,确立了完整的电弱理论。在1973-1974年间,有关强作用力的基本难题也被一一突破,从此高能物理界有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来描述除了重力以外的所有作用力,它被称为标准模型(Standard Model)。   在其后40多年里,标准模型的成功超出了任何物理学家的意料之外。所有量化的实験和观测都符合标准模型的预测;然而标准模型却又很明显地不是一个完整的理论。姑且不论它所需的几十个特定参数值,首先它先天上就不包含重力。超弦原本的动机便是要把重力统一起来,在浪费了三十年却只得到一坨污烂之后,不肯把灵魂卖给超弦的物理学家已经理解到,即使是圈量子重力论(Loop Quantum Gravity)这类还没有像超弦一様被证明是完全没有预测能力的重力理论,它的预测也必然会比现代加速器的能阶(Energy Level)高出十几个数量级(Order of Magnitude),因此它的可预测性仍然是几百年内都无法用实験来检験的。所以在近几年,大家(亦即还在做科学而不是只做论文的高能物理学家)的共识是重力太难了,还是先摆在一边吧。既然必须接受欠缺重力的事实,标准模型里的参数值也当然是目前不可能解释的了。   但是即使不管重力和参数值,标准模型还是有其他的毛病。其中重要的有三项:1)它不包含暗物质(暗能量显然是和重力有关的,所以目前管不到);2)它不能解释为什么宇宙里的物质和反物质没有对消尽净;3)它不含有能驱动宇宙暴胀(Cosmic Inflation)的暴胀子(Inflaton)。现在理论学家(Theorists)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了(否则也不会让超弦骗走这么多人),真正的希望还是要靠实験。而实験要探索更高的能阶有两个办法,一个是靠精密测量很小的修正值;另一个则是建造更大型的加速器,以蛮力来產生更高能的粒子。前者一般比较便宜,但是往往只能探测参数空间(Parameter Space)里的小小一隅;真正要產生详尽的资料,理想的还是更大的加速器,而现在进的加速器就是欧洲核子研究机构(Organisation Européene pour la Recherche Nucléaire,CERN)位于日内瓦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arge Hadron Collider,LHC)。   The Compact Muon Solenoid(紧凑型μ介子螺线管,CMS)是LHC的两个主要实験腔之一,成放倒的圆柱体,直径15公尺,长21.6公尺,重14000吨,它与另一个实験腔ATLAS同是人类所建进复杂的机械。LHC自1998年至2008年,共花费了十年才建成,总预算是75亿欧元(约90亿美元)。由于选错了焊接工艺,2008年九月开机后9天,超导电磁铁的电路就烧坏了。其后用了一年多才修好,但是只能以原设计能量(14TeV)的一半(即7TeV)运行。不过还好Higgs粒子质量(125GeV)不太高,在2013年LHC就有了足够的实験资料来证实这个发现,Peter Higgs和同僚随即获颁当年的诺贝尔物理奖。可是Higgs粒子是标准模型的(后)一部分,当初计划LHC时,发现Higgs粒子是起码的目标。真正的目的是要发现标准模型以外的粒子,尤其是超对称粒子(Supersymmetric Particles)。超对称(Supersymmetry)是超弦所做的几十个假设里,重要也是基本的一个,甚至连超弦名字里的“超”都是由超对称而来的(Super-String其实是Supersymmetric String的简称)。原本1970年代发明超对称是为了解释标准模型所需的几十个特定参数值间的一些关系,不过后来大家发现即使是简单的超对称模型都需要另外几百个新的参数,于是有些人(包括我)就不再相信超对称,而Witten和他的信徒(把超弦比为宗教并不是我的发明,超弦界自己在20年前就戏称Witten为Pope,教宗)则加倍下注,搞出了更复杂、终有10^500个自由度的超弦(宇宙有大约10^100个原子和电子)。在1990年代,做超弦的个个都说轻的超对称粒子会马上被Tevatron(位于芝加哥附近的Fermi Lab内的上一代加速器,总能量在2011年停机前达到了2TeV)发现,所以LHC只是用来研究更重的那几百个超对称粒子的。结果此后每年Tevatron和后来的LHC的能量和亮度(Luminosity,即对撞实験的数量)提高一步,做超弦的就把轻的超对称粒子的质量往上调高一步,以解释为什么没有观察到超对称。到2013年LHC做完7TeV能阶的实験后,超对称理论的原始参数空间已经有99.9%被否定掉了。   LHC在过去两年关机,以便完全重建超导电磁铁的电路。在未来几周内将重新启动,预计今年夏天可以达到接近原设计值的13TeV能阶。 如果没有意外,到年底将会把超对称理论的原始参数空间再压缩两个位数,也就是否决掉99.999%。当然,做超弦的在过去20年已经自打嘴巴几百次,再胡扯出几千篇神话、重写一次歷史也只是他们的专业。高能物理眼前真正的危机是LHC很可能无法超越标准模型。下一代的加速器目前台面上的估价是200亿美元,实际上大家都知道会超过500亿。更糟糕的是LHC至少还保证有Higgs粒子来当安慰奖,下一代的加速器却很可能什么都找不到。高能物理界在2014年开始游说zhongguo,忽悠成功的机率很小。如果到年底LHC还没有发现新粒子(当然,发现超对称粒子的机率是100%-99.9%=0.1%,所以希望只能寄托在其他的新粒子上),那么我们这代人到死大概都不会再有更高阶的加速器(不含能阶略低于LHC,用来精密测量Higgs粒子的电子/正子直线对撞机)出现。前面提到除了加速器以外,精密测量也有可能突破标准模型;可是我的猜测是只有暗物质比较可能会如此被发现,而且机率不超过25%,这还包含了暗物质是一种微中子(Neutrino,大陆翻译为“中微子”,标准模型只包含三种微中子,若有第四种则将超越标准模型)或轴子(Axion,不是标准模型的一部分)的可能,而新的微中子或轴子虽然超越标准模型,却并不解释更高能阶的物理。所以总结来说,2015年很有可能是高能物理对我们这代人的絶唱。 发表日期 : 2015-01-10 21:59   (2)   【基础科研】高能物理的绝唱(二)   我在今年一月写的《高能物理的绝唱(一)》一文中,解释了当前高能物理界的困境。40多年来无数的实验,都无法突破标准模型(Standard Model)的预测,然而标准模型显然并不包含暗物质和推动宇宙暴涨的机制。在1990年代初期,美国开始了新一代的对撞机计划,设在德州,叫做SSC(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超导超级对撞机)。我博士班毕业之时,全班(哈佛高能物理理论当年毕业了7个博士,算是很大的一班)都马上转了,衹有我还想不开,觉得可以到SSC做现象学(Phenomenology,不搞叠床架屋的玄学,纯粹解释实验结果的理论派),躲开超弦的歪风。没想到一向花钱如流水的美国国会,居然在1993年为了节省110亿美元的预算,不顾好几个诺贝尔奖得主(包括我当时的老板Steven Weinberg,他原本是标准模型的三个创建者之一,可惜那时正要搭上了超弦的贼船)的游説,放弃了已经投入的20亿美元资金,把SSC整个裁了,衹留下了草原地下深处几英里长的一个大洞。我也沦落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德州,除了一件印着SSC的T-Shirt,什么都没有拿到。还好后来一个已到高盛工作的同班同学指点,才到费城找到了界的个职位。   SSC垮了之后,欧洲人以为这是在“尖端科学”上超赶美国的大好良机,在同一群诺贝尔奖得主的努力哄骗下,相信可以发现超对称粒子(参见前文《高能物理的绝唱(一)》;超对称是超弦的起源,多借了几百个新自由度来解释标准模型的几十个参数,一般人或许会认为这是明显的赔本生意,但是超弦论者还嫌不够空汎,后发明了有10^500个自由度的新理论),于是决定投入经费建造LHC(Large Hadron Collider,大型强子对撞机)。LHC沿用CERN(Organisation européenne pour la recherche nucléaire,原名Conseil Européen pour la Recherche Nucléaire,欧洲核子研究组织,LHC是它的附属单位)原有的隧道,能量也比SSC低一截,照理说应该可以减低一大半的造价,但是后还是花了90亿美元。这倒不像ITER(国际核聚变实验反应炉,参见《永远的未来技术》)屡次超支是日本籍主管人谋不臧的结果,而是因为原本高能物理界就严重低估了预算来哄骗资金来源,所以虽然CERN是大型科学计划管理的典范(LHC衹比原计划晚了三年完成),还是超支了三倍左右(原预算是26亿美元,不过这是1995年的币值,而90亿是1995年一路花到2008年)。   时间快转到2015年,LHC在几个起落之后,终于达到了13TeV(基本等同原设计的14TeV)的总对撞能量。昨天(2015年十二月15日)CERN开了记者会,公布了的实验结果,那当然是一个超对称粒子都没看到的。但是高能物理界沸沸扬扬,仍然兴奋不已,因为在比Higgs重6倍的能级上(750GeV,Higgs重125GeV)发现了一个“统计鼓包”(“Bump in Statistics”)。这种两三个标准差的统计异常,其实在高能物理实验里稀松平常,绝大多数都起因于早期取样数不够,等实验做久了自然就会消失。LHC今年的取样连原计划的一半都还不到,但是仍然在年底按时程改为对撞重离子来研究强作用力,要等明年底才可能更新实验结果。就算这个统计异常后以极小的机率证实为一个真的粒子,它也不过是第二个Higgs;Higgs是标准模型的一部分,所以大家早已都知道是必须存在的,不确定的衹在于有几个。高能物理界花了25年,超过100亿美元的资金,后的成就就在于决定了Higgs粒子的数目,实在是无限的悲哀。(当然这是一个非Higgs的新粒子的可能性不是零,但是目前LHC衹在双光子衰变看到鼓包,客观的评估应该等到其他的衰变型态也被观察到才能认真地当它是一回事。)   但是早在这个惨剧闭幕之前,学术界的大佬已开始忙着推销下一代的实验;他们不敢再吹嘘超对称这匹死马的潜力,衹能説是要建一个等同100TeV能级(能级问题有点复杂;他们建议的是电子-正子对撞机,名义上能级比较低,但是在性能和费用上等同一个100TeV能级的强子对撞机,SSC和LHC都是强子对撞机)的Higgs工厂,把Higgs粒子的性质摸到底。像这样无关宏旨的死巷子底的细节,仍然必须开挖一个100公里长的隧道,总造价号称200亿美元,其实至少要500亿,若是后上了1000亿大家也不必吃惊。它的真正用途当然不是为了发展科学,否则这种规模的资金,可以资助无可数计真正有社会价值的科学研究。这个Higgs工厂的实际功能,是把大笔钱财当作闪电,以便将快要死透的高能物理这具尸体转化成Frankenstein式的科学怪人,以行尸走肉式的存在撑到教授群的退休期;而即使是超弦论者向来都可以从大型实验计划里巧立名目、分一杯羹。要实现这个美梦,的难关在于找到一个人傻钱多的金主,愿意浪费大笔钱财买一个超英赶美的虚名,于是学术大佬的关爱眼神就全都投注到zhong*guo身上。   去年在中国物理界的内綫安排下,Nima Arkani-Hamed成为新成立在北京的高能物理前沿研究中心(Center for Future High Energy Physics,CFHEP)的主任,专门从事前面提到的游说工作。Nima Arkani-Hamed是超弦界创造力强的教授之一;当然他近30年的几百篇论文没有一篇是对的(亦即被实验证实来描述宇宙的真实现象),但是超弦界本身就是一个大泥坑,没有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篇论文是对的。换句话説,它的选美标准不要求身上没有烂泥,反而是烂泥越多越好;而Nima Arkani-Hamed不但是超弦界选美的冠军之一,而且对超对称特别有兴趣,所以原本由他出面来忽悠下一代对撞机的金主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今年的LHC实验结果显然对超对称这块招牌有不利的影响,于是高能物理界衹好另辟蹊径,从侧翼出击,找上了着名华裔数学家丘成桐(Shing-Tung Yau,他与超弦教主Witten长期合作过好几个数学研究,交情很好)挂名,由一个专业科普作者代笔,在2015年十月23日出版了《From the Great Wall to the Great Collider》(《从长城到大对撞机》,参见来鼓吹这个骗钱的把戏。   我想他们实在太低估zhong*guo的智商了,这出闹剧大概衹能无限期地演下去。名作家Upton Sinclair在1935年说了一句名言:“It is difficult to get a man to understand something, when his salary depends upon his not understanding it!”诚不我欺也。   发表日期 : 2015-12-16 02:37   (3)什么是科学?   常被引用,也是古典的定义,是奥地利哲学家Karl Popper在1930年代所提出的。他认为科学是一个正式的逻辑系统(Interpreted Formal Logic),科学的发展过程就是不间断地企图来驳斥(Refute)这个系统的构件,所以真科学和偽科学的差别在于前者是可以用实験驳斥的(也就是“证偽”,“Falsify”。请注意Popper的定义只说“证偽”而不是“证实”,因为再疯狂的妄想都有被“证实”的可能。例如教的创造论,如果今天上帝忽然现身,那么它将被“证实”;它之所以不是科学,是因为即使上帝不现身,它的信徒也不会承认被“证偽”了),而后者是不可能驳斥的;真科学界和偽科学界的差别在于前者有足够的试图驳斥自己理论的努力,而后者完全专注在保卫主流理论。   Karl Popper,二十世纪的知名哲学家和思想家;生于1902年,死于1994年。学术生涯主要任教于英国首屈一指的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原本超弦早期的问题在于它是建筑在几十个可能性很小的假设上的,这些假设的真正辩护(Justification)是方便作者做计算,做了计算才能写论文。我当时就觉得这些论文是为了出版而出版,它们是正确的可能性比那个作者当场被陨石打死的机会还要小很多;不过那个可能性不是数学上的零,所以超弦虽然是糟糕的科学,还没有沦落到偽科学的地步。等到Peter Woit开始写他的部落格的时候,超弦界已经预测出10^500个不同的宇宙(10^500是多大的一个数字,一般人很难想像,让我给几个用来比较的例子吧。一个人的体重大约相当于10^28个氢原子,地球的质量大约比一个人大10^23倍,整个宇宙大约比地球重10^29倍,所以宇宙顶多只有10^80个原子。恒河沙数根本是小意思。),也就是不论你做什么实験,得到什么结果,必然是超弦的预测之一。那么超弦就当然不可能被任何实験来驳斥,所以Woit的基本论点在于超弦在Popper的定义下是一个典型的偽科学;做超弦的人也因此对Woit本人和Popper的定义恨之入骨。   其实哲学界自己对Popper的定义也有些意见:主要是Popper描述的是一个理想化的科学界;真实的世界里,大部分的科学家还是把自己的论文当寳贝的。而且科学的进步除了以实験来驳斥旧理论以外,发明新理论应该是一个至少同等重要的过程。因而在1950年代,美国哲学家Thomas Kuhn提出一个新的定义:科学是由互相竞争的理论体系(Paradigm)所构成,每个体系不断地提出新的谜题(Puzzle),然后解答这些谜题。Kuhn认为偽科学是提不出或解不出谜题的体系。   Kuhn的理论有很大的毛病:他的定义基本上描述的是所有现实中的学术研究机构。所谓的谜题和解答,定义很含糊,不只是偽科学可以轻松地不断提出谜题和解答,连明显不是科学的学术科目也可以做得到。因此Kuhn的理论并没有被哲学界广泛接受,不过他至少启发了匈牙利裔的哲学家Imre Lakatos的真偽分辨准据(Demarcation Criteria)。Lakatos综合了Popper的实験检验标准和Kuhn的新理论解答,而定义了所谓的进步学术(Progressive)和退步学术(Degenerative):能预测到出人意料的实験结果(Novel Facts)的叫进步,预测不出或者预测错误的叫退步。互相竞争的理论体系中,进步的是真科学,有点进步的是科学假设,完全退步的是偽科学。依照Lakatos的真偽分辨准据,超弦仍然是一个典型的偽科学。   Imre Lakatos,数学家和哲学家。生于1922年,死于1974年;1960年起任教于伦敦经济学院,得以与Karl Popper共事。本图里的西班牙文是这个意思:“科学家们脸皮很厚,往往被现实证明是错了之后还要耍赖”。用在做超弦的人身上,极为妥切。论据2:工程上对撞机有超支传统(1)SSC 1987年预算44亿美元,1993年被裁是进度不到20%,隧道挖不到1/3,预算已经涨到120亿美元。   (2)LHC在1998年开建时预算是26亿美元,到2008年完工实际花费了90亿美元(相当于101亿2016年美元币值),超支比率346%。这就是王所长所说的“虽有超支,但并不是太多”。当然LHC比SSC便宜,并不止是因为它的能阶低一些,更重要的是因为它沿用了CERN既有的现成隧道和基础设施,包括水、电、路和建筑。在SSC的预算里,这些项目占大约一半,所以如果LHC必须从头建起,总花费应该在200亿美元左右。建成之后,LHC的运作花费大约是每年12亿美元,至今十一年,总共又花了132亿美元。   (3)日本ILC的价钱开始是50亿美元,后来涨到100亿美元,日本2018年12月19日已经暂停了ILC的计划;日本学术会议(主席:京都大学校长山极寿一)12月19日以与巨额费用负担相比无法获得相应的科学成果为由,向日本文部科学省提交回复称“难以予以支持”。   (4)王所长计划建造的 CEPC和SPPC,总预算是1400亿人民币,假设这是今年的币值,依当前的汇率等同205.2亿美元(今天汇率6.8217),基本上和LHC的总价一样。但是SPPC的尺寸比LHC大四倍,能阶高七倍多,照理应该贵四到七倍之间。所以在逻辑上这有两个可能:是王所长能保证在未来30多年的建设期间,有一连串举世独创的突破,不但打破全球对撞机价钱随时间上升快于通货膨胀的传统,而且反其道而行,能压低造价四倍以上。第二是高能物理界低估对撞机造价的传统依然健在,包括低估预算四倍左右。   论据3:逻辑不能自恰任何人必须从事实与逻辑出发,来决定自己的立场,而不是为了其他的原因先决定立场,然后再去找理由。要判断这两种态度的差别,当然很容易,只须仔细检验证据是否存在和逻辑是否严谨。   当初欧洲计划LHC的人不是傻子,如果不是物理大沙漠,LHC的能量足以覆盖新物理的出现。这是因为有量子修正,所以要发明什么新理论,一般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比新理论低好几个数量级的地方就应该出现端倪。例如统一场论的能阶是设在10^24eV,但是它仍然在几个eV的常温就会引发质子衰变。实验看不到,那么它就是错的。因为有量子修正效应,所有要避免大沙漠的模型,都是叠床架屋、美国人的所谓Rube Goldberg Machine,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自然现象。CEPC与LHC相差不到一个数量级,那么其量子修正项必然很大,许许多多的测量实验却没看到,所以基本上是不可能有新发现的。   CERN在7tev以上的能级还只能找到两三个标准差大小的统计涨落, PANDAX(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PandaX(熊猫计划)) 和 LHC对暗能量和轻超对称粒子探索的徒劳无功,已经唱响了当今世代高能物理的挽歌。我们遇到了一个物理沙漠,向更深层次物质结构的探索,需要的能级远超现有的工程能力。希格斯粒子再一次为标准模型添砖加瓦,强化其优物理模型的地位,然而杨_米尔斯规范场的质量缺口如同无底深渊,对于CMB(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均一分布完全无法解释,引力依然是顽固无法征服的异端。超弦邪教的会继续修改模型,增加自由度和置信区间,学阀们相互勾连忽悠出数百亿的资金,然而除了不可证伪的论文之外,什么也不出产。   前方是漫漫长夜,自认没有做守夜人的觉悟,刺破天幕的资质,因此决定留下来捆扎火把。   论据4:经济没有收益,工业引领微乎其微,浪费人才脑力首先定义基础科学:其实很简单,就是沒有明显立即的应用,只为了科学理论自身达成逻辑自恰、完整而做的研究。没有明显立即的应用是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绝大多数应用科学的研究计划,成功的机率都在10%以下,而且比较复杂一点的题目,都需要许多阶段的逐步预研、演进并建构支持的台阶。所以在你萌提到的载人飞船、月球探测、量子通信之类的,其实都不是基础科学,而是在不同的阶段的应用科学;换句话説,它们并不挑战或创新理论基础,纯粹只是解决工程上的实践问题。   大对撞机本身不是一个好的基础科学,这是因为它背后根本没有任何合理的科学理论。过去30多年,高能物理界信誓旦旦,用来向欧美政府保证会发现Higgs以外的新粒子的理论基础,如超对称,已经在Tevatron、LHC和上百个其他实验扑空之后,完全破产。既然大对撞机没有理论依据,又比其他基础科研贵千倍以上,自然不是好投资。而且必然会影响真科学的资金来源,更糟糕得多的是会吸收至少几万名年轻的学霸进入伪科学界,中国或许不在乎浪费1000多亿美元来为超弦邪教建个神坛,但是人才脑力却是21世纪经济的重要资源,几万名的学生就这样被糟蹋了,中国能承担得起吗?   根据白宫管理预算办公室的估算,美国的一条人命相当于人均GDP的150倍,假设中国的人命价值也相当,那么浪费全国GDP的1%就相当于残杀全国人口的1%/150=大约九万个中国人,如果把人才脑力的浪费也算进去,长期的损失应该在10倍以上,那么为了一个伪科学计划,要冒着牺牲中国未来国运的危险,等同近百万人民的生命,值得吗?   工业引领微乎其微   其实这是因为粒子的能阶越高,就越不稳定。高能物理到1950年代之后,能阶已经高到新粒子必然极不稳定,还没有飞出一个原子的直径就已经衰变了,那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实际用处。这个道理王所长应该也懂才对啊。   高能物理理论在30年前就是个建立了论文预印本(Preprint)的互联网档案库的学科。他们谎言太多,大家可以随时挖坟。   我后一次更新啦,再见
安阳 鹤壁 漯河 焦作 新乡 周口 濮阳 郑州 三门峡 平顶山 济源 南阳 信阳 许昌 商丘 开封 驻马店